二姐,还是我去吧。五妹妹毕竟担上了那虐狗的罪名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39
  • 来源:成本大片免费观看

  二姐,还是我去吧。五妹妹毕竟担上了那虐狗的罪名,二姐也是学医的,你跟着去,别人难免也往你身上猜。”一向沉默寡言的葛如翡说道。

  葛如玺听到那句‘五妹妹毕竟担上了那虐狗的罪名’时,心一颤,不由得拿眼看向葛如岫。葛如岫却低着头,绞着指头。

  葛如玺想了想,点头,“你去,也好,只是你一个人去不安全,我们两个一道去吧。”

  既然有了决断,两人也不耽搁,迅速收拾了点东西,便出了门。

  待她们赶到葛祥贵家时,得知他们已经走了好一会了。无法,两人只好在后面追赶。不料,刚出了村子约一刻钟,葛如翡却发现一人昏倒在旁边的灌木丛里,这下为难了。

  她们不可能见死不救,葛如翡建议葛如玺留下救人,她去镇上。

  葛如玺左右为难,最终咬牙同意了妹妹的建议。

  等葛如翡快赶到镇上时,葛如沫他们已经往回走了。遇上时,葛如翡一身狼狈,显然吃了些苦头。

  见到葛如翡,葛如沫有些吃惊。

  “你是三丫头?”祥贵婶也是吃了一惊,看了几眼,猜测这是双胞胎里的如翡,“怎么了这是?是不是家里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“没有没有。”葛如翡连连罢手,“先前你们说要去镇上找回春堂对峙,家里人担心五妹,让我们陪她一道,哪知道去到婶子家里,根嫂子说你们早就出门了,我们就追在你们后头了。二姐姐是和我一道的,我们刚出了村子里救了个昏迷的人,二姐就留下了。”

  “怎么样,事情解决了吗?”看着似乎没啥好转的祥贵叔,葛如翡很是担心。

  “放心吧,事情很顺利,回春堂给解决了你祥贵叔中毒的问题,其他的病也抓了药了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一向沉默寡言的葛如翡一下子说了那么多,此刻有些不自在,便没再说话了。

  “喏,给你。”葛如沫将方才祥贵婶分的饼子递给她。

  葛如翡直直地看着她。

  明白她这是问自己有没有吃过,葛如沫笑笑,“我吃过了,你吃吧。”她吃了半个饼子就饱了,这是剩下的。

  葛如翡这才接过,也不嫌弃,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。

  回到上藜村时,天已擦黑。祥贵婶与葛根极力邀请她们前往家中少坐吃个饭。葛如沫推辞不过,只好应了。

  而葛如翡觑了条岔路往家里去了,说是怕家里人担心,先回去报个平安,让妹妹安心吃了饭再回去。

  葛祥贵家的人拦之不及,见葛如沫还在,便罢了,他们主要还是谢葛如沫。

  至葛祥贵家时,葛根妻子已做好饭菜,见他们回来,将药熬上后,便摆开桌椅开饭了。

  葛祥贵家的饭菜比葛如沫家的强不少,虽然也是地瓜饭,但至少每个人都能吃到干货,菜也做得用心。只是葛如沫打小饥一顿饱一顿,胃都被养小了,胃口自然不大,只吃了一碗多点便饱了。

  祥贵婶一个劲劝她多用点,葛如沫再三谢过表明并非客气,才罢了。

  “五丫头,等你葛根哥吃饱了饭,让他送你回去。”

  祥贵婶想得明白,既然回春堂的掌柜和坐馆大夫都说她给的方子是很好的,那她开的方子便没错,也是个有真本事的。人家先前也是一片好意,即使葛祥贵好不了,他们也不能讹上人家。虽然现在还没见到药效,但对葛如沫的态度已有了极大改变。

  葛如沫走的时候,正巧遇上葛祥贵的大兄葛根的叔叔,上藜村的里正葛祥荣。两边的人略打过招呼便各行各的。

  葛祥荣一坐下便说,“你们家的事我听说了,怎地就这么不凑巧,我刚去县里交差,你大嫂又回了娘家,竟连个声援的人都没有。亏得祥华跟着忙前忙后,怎么样,没吃亏吧?”

  “大哥客气了,我就一跑腿的,贡献点力气还行,事情还是祥贵家的在办。”葛祥华便是那跟着去的同房兄弟,一路上他甚少说话。

  “他大伯,那葛七斤家是个什么样子你还不知道啊,他哪敢抵赖?便不用你们出马,找上门去,一样得给咱好好处理。”祥贵婶的眼神难掩轻蔑。

  “那倒是。”葛祥荣颔首,事情能顺利处理好就行,他不去正好避嫌,“那你们去镇上,是个什么结果?”

  祥贵婶正了正神色,将青河镇上的事无巨细地说了。

  “那葛七斤家的五丫头给的药方果真这么好?”葛祥荣不大相信。

  “回春堂的掌柜和坐馆大夫都这么说了,想必不会差,况且——”祥贵婶停顿了下,然后咬牙说道,“药已经抓了回来,好不好,用两天就能知道了。”

  “也是。”葛祥荣沉吟半晌,最后点了点头,“且看看再说。”

猜你喜欢

“妈,我说过他没有恶意的,是你想太多了。

“妈,我说过他没有恶意的,是你想太多了。”傅向晚轻扶着宋芳菲的手背,安抚着她,“你知道吗?这样是很不礼貌的行为--”“你够了--”乔泽轩出声打断她,伸手一把握着她的手臂,将她从

2020-03-19

泽轩,其实我离婚了,我自由了,可我爸知道了一定会骂死我的

泽轩,其实我离婚了,我自由了,可我爸知道了一定会骂死我的……”沈诗雨痛苦地咬了一下红唇,复而将头更深地依偎在乔泽轩的怀里,“但我没有办法忘记你,所以我才不顾一切地回来了。泽轩,

2020-03-19

龙倾月眸光一紧,半晌,才冷冷的吐出几个字,“这样最好!

龙倾月眸光一紧,半晌,才冷冷的吐出几个字,“这样最好!”“能不能请问一下,这次海上之行要持续几天?”慕暖心浅笑的看着他问。“怎么?这么迫不急待就想回去接生意了?”他嘲讽的望着她

2020-03-19

脑海中再次闪现出那张倔强又冷静的小脸……

脑海中再次闪现出那张倔强又冷静的小脸……“倾月,记住了,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,哪怕你已经胜券在握,哪怕只剩最后一秒……你的对手也会有翻盘的机会。”比他还小上七八岁的小女孩非

2020-03-19

大街上男男女女见了凰冷月都不禁咂舌,没想到女人素颜也可以这样倾城

大街上男男女女见了凰冷月都不禁咂舌,没想到女人素颜也可以这样倾城,简直就是天仙下凡。凰冷月无视路人的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,她知道,她的这张脸的确很有回头率。凰冷月的所到之处引起

2020-03-19